游戏

银行上演不良贷款攻坚战

2019-06-15 03:39:3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银行上演不良贷款攻坚战

本报 钱秋君 龚萱 北京报道

资产保全、压降不良,眼下成为各家银行工作的关键词。

“上半年清收压力非常大。”王力(化名)介绍说,他作为一家股份制银行资产保全部一位小组负责人深刻体会到,这一波不良资产的爆发,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企业过度融资,但融到的资金并未真正进入实体,反而追逐高利造成资金链断裂,从而影响生产导致坏账。

而这并非个案。8月14日,中国银监会公布了2013年上半年的银行业数据:截至二季度末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395亿元,连续7个季度反弹,并且创下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17个季度新高。

王力所在的银行,根据中报数据显示其不良贷款率接近0.7%,并且连续三年上升。他认为,这一波处置不良资产成功与否,决定着银行能否温柔并且顺利挤出泡沫,让信贷资产回归正常轨道。

上升的坏账

“与之前相比,半年度各行核销力度加大很多。”一位就职于国有银行浙江分行人士说,今年各大银行特别重视不良贷款的核销和处置力度,温州市有关领导提出到今年底把不良率降至3%以内。

“关注类就是普通贷款即将转变为不良的红色信号灯,是分水岭。”王力说,以他所在银行为例,根据该行公布的中期报告显示,该行上半年关注类贷款新增35.07亿元,比上年末增加20.76%。

“而一旦关注类贷款余额上升,外界就会认为这家银行的不良贷款、不良贷款余额数据会上升,同时会被认为银行经营风险在加剧。”王力认为。

此时的矛盾是,化解不良的速度明显赶不上新增不良的速度。“说白了就是,在化解不良的同时,不断有关注类贷款上升到不良贷款口径下,同时关注类贷款以更快的速度增加。”王力告诉。

王力所在银行上半年共计核销约5亿元人民币不良资产,尽管该银行正使尽浑身解数压降不良,不良贷款余额还是会每月不断新增。

以往他所在银行对不良资产采取了在年底集中核销的策略。“今年开始转变,不良资产核销首先考虑的是该笔资产是否具备条件,而不是其金额的问题。如果一笔不良资产具备了核销的各项条件,就应该进行核销。”王力说。

“并且每周开会总结,每个月通报考核。”他告诉本报,为了压缩不良贷款,他所在的银行建立了每周督办制度,行长每周一都要主持召开不良贷款压缩处置汇报会,总结上周压缩情况和交流经验,并部署当周处置重点。

事实上,银行贷款逾期90天以内被归入关注类贷款,90天以上就是不良贷款。为了防止关注类贷款向下迁徙导致不良贷款激增,“总行要求各分行、支行行长带头清收。”王力告诉,对银行来说,今年是全员清收年。

不良处置清单

此时如何处置不良是王力以及部门同事们每天面对的任务。

当银行的一笔贷款出现难以回收的迹象时,摆在王力面前的选择通常有两个:一个是将其移交行内的信贷管理或资产保全部门实施贷款重组,一个是将其移交行内的法律部门提起诉讼,通过法院的生效判决来收回贷款本息。

“不得已才打官司。在一些不良贷款高发区的法院,金融纠纷案件堆积如山,等待时间太长。”王力说,而且即便轮到,通过法院追诉过程非常漫长,有的甚至达到一年。

王力口中所谓的不良贷款高发区,主要集中在华东地区,其中以浙江、江苏、安徽居多。据浙江省高院统计,2013年以来,浙江法院金融纠纷案件保持上升趋势,新收金融借款合同纠纷7721件,上升38.62%;涉案标的228.77亿元,上升95.3%;集中在杭州、宁波、温州、台州的案件占收案的63%。

此时,“贷款重组化解”就成为他们主要的化解手段。“这是一个以时间换空间的转化过程,也被理解为慢慢消化不良,慢慢挤出泡沫的过程。”王力说。

重组化解,简而言之是指银行由于借款人财务状况恶化,或无力还款而对借款合同还款条款作出调整的贷款。其中包括对借款企业、保证人、担保方式、还款期限、适用利率、还款方式等信贷要素实施调整。

比如,一家企业(A)有一笔500万的不良贷款暴露后,银行直接向一些资质条件优越的企业(B)发放2000万、3000万的贷款,其中1000万用于偿还之前A企业500万的不良贷款。在此类交易中,银行可能承诺给B贷款利率优惠、额度倾斜等利益输送作为交换条件。这种操作也被称为贷款重组。

“这在业内称为贷款平移。”王力解释,这一操作实质是,银行无法对已经出现不良的A企业贷款,转而贷款给B企业,通过优惠政策绕道帮助A企业偿还贷款。

“在银行操作中,B企业多数是A企业的担保企业。”王力解释,B企业原本需要代偿A企业的不良贷款,通过如此绕道,银行、企业皆大欢喜。对银行来说,迅速化解一笔不良贷款;对A企业来说,不良包袱落地;对B企业来说,额外新增享有各种优惠条件的信贷资金。

如此,一笔不良贷款被覆盖。“‘贷款平移’是银行降低不良快捷方式。”王力坦言,其他办法包括贷款重组、证券化、核销等都是需要时间和流程的,但不能否认的是,如此方式都没有彻底根治风险,而是用资金把风险往后推。

身在其中的王力也无奈。“化解方法不多,只能绕道选择,在合理不合情的情况下能压多少不良就压多少。”

资产管理公司介入

此外,王力手里还有一张重要的牌:不良资产转让。

“这也是不良资产处置相对快捷通道,对于不良金额不多的贷款,银行更倾向于打包卖给资产管理公司。”王力坦言。

以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为例,本报采访获悉其下半年工作重点是不良资产批量收购。“预计下半年收购的不良债权规模要远高于2012年、2011年的实际收购量,而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对不良资产收购市场化竞争会更为激烈。”一位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坦言。

至于如何收购?上述资产公司人士告诉,资产重组、债转股是处置商业银行收购的不良资产包较为常见的方式,资产管理公司希望通过上市后退出或者引进实力强大的股东接盘。

“相比大型银行而言,不良资产上升对大行来说很容易就内部消化了,但中小商业银行则难以承担。”上述人士对本报坦言,目前资产管理公司现在高度关注中小商业银行,农村信用社重组改制计划,关注银行重要监管指标的动态变化,这部分银行不良资产的剥离和处置进度将会加快。

而收购银行不良资产后,AMC如何盈利?上述人士告诉,“商业银行出售的不良贷款,是已经暴露风险且无法处理的不良资产,AMC收购时都会打折,比如100万元的不良资产,银行以50万元出售,另外50万的风险由银行承担,而AMC只需投资或重组,很容易减少风险并转化为盈利。”

上述人士同时坦言,AMC的功能就是缓解金融风险,各大办事处在收购前做详细评估,确保盈利才会购买,而且AMC已是综合经营,还有一系列评估、产权交易体系配套,收购银行的不良资产后基本都能盈利。

癫痫病的治疗偏方
出现网络危机该如何正确应对
微信小程序怎样制作
分享到: